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山里人家](第三章)作者:不详
[山里人家](第三章)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av 免费大片av网站 成人av视频在线观看 av天堂情色]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137
 

              第三章o犒劳
 
  「咱家的包谷地,薅完了么?」翠芬在被窝里问,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捻捏 着男人胯间的那条软虫,心里不觉奇怪起来:往黑里,还没碰它就硬得跟钢铁一 般,今黑咋就睡得这样沉?一点反应也没有。
 
  「别玩了,也不知晓俺多累!」铁牛嘟啷着,将女人的手从胯间拿开放了回 去,翻转身子背朝着她躺着,「今年这鬼天气,干得很,挖都挖不动,再有三天 ……只要三天……就薅得完了哩!」他懒洋洋地说,表嫂家那点地估摸着要三天 才整得完。
 
  「多干几天也不打紧,只是别这么晚才回来,俺心疼你知不知晓?」翠芬撅 着嘴说,男人应了一声「知晓」,再也便没了声气。翠芬再要说话时,「呼噜噜」 的鼾声便像闷雷般响了起来,她的男人真的累坏了!
 
  第二天,铁牛起得比任何时候都早,也不等翠芬起来做早饭,将隔夜的冷菜 冷饭混成一大碗填饱了肚子,在房间门口叫一声:「俺地里去喽!」,女人缩在 被子里迷迷糊糊地呻吟着应不了声,他便转身出来扛上锄头走了出去。
 
  天才刚刚亮透,公鸡报晓的声浪还缭绕在村子里没有停歇,山路上冷冷清清 的一个行人也没有。铁牛心里高兴,比去整自家的地高兴多了,脚下踢得石子儿 乱飞,风风火火地跑到表嫂家的地里便干起来。
 
  眨眼间便收拾了三溜地,东边的山头才泛起鱼肚白来,氤氲的雾气缭绕在坳 口上,山路上开始有了清冷的咳嗽声,干活的人开始上山了。有几个走到坳口上, 看到铁牛在别人家地里,张张嘴想说点啥,却被铁牛那要吃人一样凶恶的眼神瞪 了回去,转身嘀嘀咕咕地走进坳口的光影里去了。
 
  「牛哥!牛哥!你真早呐!」是金狗在叫他,铁牛转过身来,金狗正站在路 上冲着他嘻嘻地笑,见铁牛转过身来,他便眨巴着那双小眼睛鬼鬼地说:「你是 不是搞错了?分得清哪儿是你自家的地么?」
 
  「关你卵事!俺的地早八年弄完了,哪像你个狗日的,天天早上被老婆日昏 头了,日头都老高了才出工!」铁牛劈头盖脸就给他一顿骂,一点也不怕他生气。 这金狗打小和他一块儿玩泥团长大,去年年底才结的婆姨,那婆姨的脸蛋儿比翠 芬俊多了,屁股和奶子着实不小,铁牛一想到这个就不服气。
 
  金狗挨了一顿好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也急起来:「要是俺有个表嫂,俺 也要去给她整地,说不准能捞到啥好处……」
 
  话还没说完,铁牛的脸早紫涨起来,「你嚼你妈碎逼,看老子不捶死你!」 抄起锄头直冲过去。金狗一见,「哎呀」一声喊叫,转身撒腿就往坳口里跑,铁 牛直追到坳口上,远远地扔了几块土疙瘩过去,打得他「嗷嗷嗷」地叫着冲到山 沟里去了,他扯开嗓门坐在坳口上嚎骂了一阵才下来了。
 
  回到地里,表嫂也来了,看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多大的人了! 还跟小时候那样饶不得人,非要争个输赢,才高兴?」她在山脚就能听见铁牛的 叫骂声,那声音大得坳口内外的人都知晓了。
 
  「俺又没去惹他,是他先惹俺的!」铁牛气哼哼地嚷,猛地眼前一亮,发现 表嫂完全变了样儿,原是穿了一身浆洗干净的衣服,脸蛋儿也有了红扑扑的健康 颜色,再寻不着昨晚那灰头土脸的迹象了。
 
  「他说他的,你做你的,井水不犯河水就清净了!」表嫂将黑油油的头发拢 到脑后扎起来,干练地挥舞着锄头开始锄地,锄了两下又说:「身正不怕影儿歇, 反正咱俩又不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
 
  「可是……咱干下了呀!」铁牛走过去和她并排站在一处,埋头锄起地来, 仿佛那地皮就是金狗那张讨厌的脸,一锄一个坑堑。
 
  「你傻呀!在坳口上嚷那么大声气儿,没事都便成有事儿的了。」表嫂埋怨 道,铁牛想想也是,便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垂着头不吭声了,「又没人看见,咱俩 的事只能咱俩包着,烂在肚子里不好?」她又说。
 
  「咱能烂呢?俺一想起,心头就慌得没了底!」铁牛瞥了表嫂一眼,刚好和 她的目光撞在了一处,她赶紧移开埋头去锄地,胸脯上的衣服里,吊着的两个奶 子随着动作上上下下得欢蹦着,看得铁牛眼儿热,虚虚地试探道:「今儿……咱 还像昨天一样,多干些,干到天黑才归家去?」
 
  「想得美!」表嫂瞪了他一眼,发觉他的眼光直愣愣地连在胸前,脸儿一红, 赶紧往前走了几步到前头去了,「你就是少个心眼儿,昨黑里幸好没人,俺才让 你占了便宜去,今儿大伙儿都知晓你在帮俺锄地,可不能再放肆了哩!要赶在众 人前头归家,比他们还早!」表嫂撅着个圆实的屁股说。
 
  「那……」铁牛看着他一抖一抖的屁股,吞了一大口唾沫,岂不是干不成了? 他不甘心地想,「早些回也好,俺到你家里去讨口水喝,完了俺再归家……」他 觉得似乎只有这样一个办法了。
 
  「娃娃都大了,成不了事!你不干不行啊?」表嫂的话彻底扑灭了铁牛的希 望,他心里难过得紧,像跟谁赌气似的锄起地来,「好好干吧!俺的心你还不知 晓?亏不着你!」表嫂又扔过来一句,她心里早知道哪里能成得了事,只是想跟 铁牛卖个关子罢了。铁牛一听她话里有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抖擞起精神奋力 薅刨起来。
 
  坳口上慢慢地浮上来一轮大红日头,在几朵云彩的衬掩下呈现出一团并不甚 耀眼的紫红色,后来才渐渐散发出一片浓紫和橙黄交映的辉芒来。一刹那间,这 辉芒给整个大地披上了一层光怪陆离的颜色,一溜溜的地远远地落在两人身后, 新翻的泥土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土腥味儿。
 
  再抬头时,云朵不知何时已经飘走,湛蓝蓝的天幕里再没有一丝儿云彩,这 又是个大晴天啊!日头一步步地往头顶上爬,越来越热,最后终于高悬在头顶上, 红亮的光如火箭般射到泥土里面,熊熊的火焰燎烧着大地,汗液从浑身的毛孔里 渗出来浇湿了他们的衣裳,汗珠子豆大一颗地从两人额头上、脸颊上、下巴上滚 落下来,蒸腾、窒塞、酷烈、奇闷,简直要将他们皮肉烧焦了。
 
  「嗨呀!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哩?!」表嫂直起腰来,衫子紧紧地贴在 后背上,隐隐地现出一片肉色来,里头什么也没有穿。她回头看了看新翻的土地, 咧开满口白牙冲着铁牛满意地笑了:「看呐!大伙儿都归家躲日头去了,咱们也 干了这么多,回去吃饱了饭,等日头弱了再来!」
 
  铁牛撩起衣角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甩着手说:「这敢情好!俺不能到你家 去吃饭,翠芬在家煮饭等着俺哩!」
 
  「无论是给谁家出力,哪有不吃饭的理?」表嫂伸出脚去刮了两下布鞋上的 泥土,同铁牛一块儿往山下走去,半道上表嫂问:「是不是你到地里来,没告诉 翠芬妹子,所以……才不敢到俺家里吃饭的?」
 
  「嗯!」铁牛在身后答应了一声,看着表嫂扭来扭去的屁股,心头着急得不 知晓该咋说出口来才好,「俺也不是不想跟她说,你也知晓,俺那婆姨心眼儿细 ……蹲茅厕久了还问七问八的,还是小心点好!」
 
  「你也知晓小心点好啊?可给俺干了活儿,却不吃饭,叫俺心头咋过意得去 哩?」表嫂是个有恩必报的客气人,铁牛是知晓的,一时间没了话儿,默默地跟 在女人屁股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
 
  一路上没说几句话,远远地望见村口的时候,表嫂前后望了望,见没人,突 然问:「这天……你觉着热不?」
 
  这不是废话么?铁牛便「嗯」了一声,提议说:「那咱……到小河湾里洗个 澡,再回去咋样?这身上好几天了,硬是黏糊糊的难受得紧……」
 
  「大白青天的,不大好吧……」表嫂嘴上这样说着,脚下一歪斜,拐到通往 河湾的小道上去了。
 
  铁牛赶忙喜颠颠地跟了下去,一路上高兴得就快蹦跶起来了。表嫂走得很快, 铁牛就快跟不上了,「咱得找个人看不见的地儿才好?」他说,这大白青天的, 有谁敢和表嫂在一块泡澡?被人看见就麻达了。
 
  「这还用你说?那地儿你知晓,俺看顶好!」表嫂在前面咯咯地笑了。两年 前的一个傍晚,她好不容易挑了一个隐秘的去处,却被铁牛误打误撞地撞入来, 以为她想不开跳了水,不顾一切跳下水去救她,真是傻得可爱!当时就想不放他 走,却不知如何开口,后来她每次洗澡都在那地,铁牛却再没现过身。
 
  表嫂脱光了衣服站在水里的时候,铁牛却在岸上愣愣地看得呆了:成熟了的 胴体有着柔和的曲线,肌肤洁白得跟雪一样,胸前两坨大小合当的奶子上点缀着 两粒俺红色的樱桃,一小圈淡褐色的乳晕,全然看不出是哺育过两个孩子的少妇! 那小肚子下面、两条莲藕般的大腿根部覆着一小片黑油油的毛发,短茸茸得遮蔽 不住鼓凸凸的肉丘,他知道那美妙的口子就在那毛发下面、肉丘中央。
 
  表嫂见铁牛六神无主的样子,招摇着手急切地说:「还傻愣着干啥哩?又不 是头一回见着,快下来呀!」
 
  铁牛这才回过神来,三下五除二扒拉掉身上的衣服,「噗通」一声跳进齐膝 深的凉水中,抓住女人的手「哗啦啦」拖到身边来,拨转过身子去将她的头按向 水面,从后面揽住她的腰胯,对准屁股中那水涟涟的口子耸身突了进去。
 
  「啊哟……」表嫂闷哼一声,将两腿分了分,河水都快漫到大腿根了,雪白 滚圆的屁股浮在水面上,披散下来的头发有大半截浸泡在了水里,她自己都能看 到水下两个白花花的乳房在颤动。
 
  肉穴里热烘烘的,女人光洁的脊背被铁牛一览无遗,一时间禁不住剧烈地抽 送起来,撞得滚圆的屁股「啪嗒」「啪嗒」地响。淫水开始汩汩地往外流淌,肉 棒往外扯的时候,铁牛还能看见翻卷而出的肉褶子,粉粉的煞是娇嫩。
 
  两人的腿胯滑动着清澈的河水,「哗哗哗」地荡起一圈圈涟漪,表嫂甩着一 头湿发,咬着牙「呜呜」地直叫唤:「莫停!莫停……快……快呀……」
 
  铁牛握紧她的腰胯,虎着脸冲突起来,更快更狠,呼呼地喘着问她:「这样 弄……你快活不?快活不哩?」
 
  「快活!快活!俺啊……就要快活死了……」表嫂欢快地叫着,将白生生的 屁股一抖一一抖地往火热的肉棒上撞过去她和那死鬼还从没在这种场合弄过,这 让她觉着格外新鲜和刺激。
 
  铁牛「啪啪」地拍打表嫂嫩弹弹的屁股,就像前几年做的春梦一样,一边尽 情地抽插着她的逼,一边低吼着:「那俺天天给你弄!弄你天天快活……」 
  「弄!弄……天天给你弄……」表嫂呜咽着,铁牛的肉棒像根擀面杖,沉沉 地捅在肉穴里,打得淫水四下里直飞溅。也数不清插了多少下,表嫂浑身筛糠似 的抖颤起来,蹙着眉头猛地里一声惊呼:「俺到了!」
 
  铁牛猛的一耸屁股,就快要将女人挑飞起来,又是一声「呜啊」的嘶喊,热 流兜头浇灌下来。铁牛往后一挣,马眼里「突突」地溅出一串断了线的白珠子, 「啪啪」地击打在通红的屁股瓣上,稀烂的肉穴一收一放地翻吐出浓白的汁液来, 和屁股上凝不住的精液一起掉入水中,在水面上随那涟漪晃晃悠悠地浮动着,缓 缓地游弋着沉下去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7-29更新.